小兔子乖乖

咕咕咕咕咕咕咕💨
我是顾氏!!!✨✨
是居北双担哦🔒🍓✨
最近在食巍澜衍生-罗浮生x罗非你要你磕这对我们就是永远的好朋友👍

【朱白/龙宇】病症梗30题:分离性焦虑

纪堂倦倦:

脑洞来自@毛毛毛毛裤 爱你!


全文高甜,但可能依旧甜不过正主。


————————————————


 


总觉得彼此朝着对方走去的未来会更好一些。


 


1.


 


朱一龙不大喜欢白宇去工作。


 


倒不是说他大男子主义作祟,毕竟他也从未把白宇当女子看待。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谈恋爱也算不上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各有各的工作,各有各的生活。


 


但是毕竟是在一起了。


 


白宇向来很乖。尽管他从小到大都是家里的小王子,却并未养成骄纵的性格,反倒是事事懂得为他人考虑,心软又温柔。


 


朱一龙知道自己也不过是吃准了他的好心与善良。


 


白宇其实有点儿迷迷糊糊的。总觉得自己撩起人来一把好手,却又不知道他那些不自知的诱惑行为都被身边的狼窥见得一干二净。


 


两人拍戏时朱一龙就有意无意地划清了白宇与他人的界限。小孩吃个早饭他要陪同,就连那人靠在躺椅上打盹儿的时候他也要守在一边替他拉上被角。


 


他未曾将自己的心剖白于他人看,可一举一动都透露了自己心底占有与侵犯的欲望。


 


朱一龙不是个软弱的人,毋庸置疑。在娱乐圈这么复杂的地方混迹了十年有余,怎么说他也不会是那种懵懵懂懂的愣头青;白宇倒是傻,自己没什么心眼儿,还叫嚣着“我要保护我龙哥”。


 


朱一龙并不为自己的假装无能而羞耻。只要能把那人锁在身边,什么手段都是值得的。


 


你不知道,你对我星星点点、朦胧不清的感觉,实在太容易让我心动。


 


他步步为营,总显得自己高冷又不善言辞,温和礼貌地笑上一笑,顷刻间便博得那人好感,轻轻松松地为自己挣了个“男朋友”的正儿八经名分。


 


小孩有点紧张:哥哥,我真的钢铁直男!而且我觉得你看着也不像个gay啊。


 


朱一龙道,嗯,我不是gay。


 


我只是爱你。


 


白宇其实很容易害羞。朱一龙这不怎么说情话的人一张口便是重磅炸弹,砸的他晕晕乎乎失了理智;又因为两人刚刚小酌完毕,酒精冲上头顶,在太阳穴边炸出烟花,白宇脑子里只剩一句:这么个大美人都表白了,拒绝着实不好。


 


于是他稀里糊涂地答应了。热浪上涌,他迷迷瞪瞪地便被吃得干干净净。


 


第二天他扶着后腰站在镜子前,盯着自己脖子上那一圈儿记号,默默叹了口气。


 


这下可真是,再也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但竟然也没有什么不开心的。


 


现在想来,是自己过于迟钝了。


 


2.


 


两个人本就一起拍戏,照理来说也没有再整天黏糊在一起的必要了。


 


但朱一龙还是想把野生玫瑰种在自个儿的势力范围内。


 


他一直很心疼自己的小孩,因此在“到底要不要出手拿下白宇”这个问题上也纠结了好一会儿,但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他和白宇一起打游戏,白宇在语音里“哥哥哥哥”地叫个不停,对面的匹配玩家便开了玩笑道,我这儿有个三级甲,你叫我一声哥哥我就给你咯。


 


白宇向来神经粗,立马狗腿地叫了一声。


 


对面那人爽朗地笑起来,说你这小孩真是有意思。说完一边丢了东西给白宇,一边独自走上了前。


 


朱一龙没有说话,只是很想对着那人的背影来个一枪爆头。


 


他转头去看白宇,他轮廓分明的侧脸在手机屏幕光亮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柔和温暖,像是天使的周身被镀上了一层金光,纯洁又神圣。


 


我要弄脏他,朱一龙想。


 


在一起不是瞬间决定,而是所有“我喜欢你”加在一起的总和。


 


对你的喜欢绝不是适可而止,而是在源源不断地发芽新生。白宇照顾不好自己的,朱一龙想,他又没什么心眼,最容易被人骗了。


 


朱一龙一边想,一边任由自己被对面的玩家一枪打死。在白宇“哥哥放心我马上就给你报仇”的喊叫声中为他端来了一杯热水,小孩双手还在屏幕上滑动,分不得半点神,朱一龙便握紧了杯子送到他唇边,小心翼翼地给他喂了水。


 


白宇全无意识,任由几滴清亮的水顺着他的下颌流淌到喉结处,最终隐没到宽大的T恤下。


 


朱一龙想,他需要人照顾。


 


而这个人必定是我。


 


3.


 


谈起了恋爱的两人整日腻腻歪歪。


 


镇魂剧组的人甚至没有对这个结果感到惊讶,只有白宇一个人傻呆呆地有点儿尴尬,自个儿纠结了半天是不是不该把这件事情告诉其他人。


 


朱一龙微笑着表示“你不想别人知道的话我们就不说”,但却在大家一起吃完午饭后当着所有人的面为白宇擦了擦嘴角、还吻了吻他的额头。


 


全场一片寂静,直到导演叫了声“都给我该干嘛干嘛去”,大家才收敛了脸上心照不宣的微笑,向朱一龙投去一个祝贺的眼神,各自作鸟兽散了。


 


白宇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不是不能感受到朱一龙的小心思,只是觉得没什么必要吧。毕竟都确定关系了,又何必整天秀恩爱呢。


 


但显然朱一龙的所作所为与白宇的想法截然相反。


 


他从来不吝啬于向他人展示他和白宇的关系。白宇一直自诩是个小演员,买起东西来也时刻遵循社会 主义的生产标准,十块钱三条的发带他用的得心应手、且毫不羞愧;朱一龙就不一样了,各种奢侈品轮番上阵,白宇望着自己全新的外套、项链和戒指,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真是过于资本 主义了。


 


但朱一龙显然很喜欢这样的白宇,仿佛是在他身上挂了个大牌子,明晃晃地写着“朱一龙专属”的字样。


 


两个人的小日子过得温馨自在。


 


杀青的日子临近,白宇便愈发能感受到朱一龙强烈的占有欲和隐约的不安。


 


杀青宴当晚两个人又在房间里做某件不和谐的事情,朱一龙将小孩欺负得狠了,自己却一反常态地不肯温柔,仿佛非得折腾得自己男朋友没力气下床才好。


 


白宇也懒得再挣扎,乖乖地让他抱着自己去浴室清理。


 


朱一龙没有说话,只是一下一下地亲吻白宇的脸颊。


 


白宇终于努力睁开了沉重的眼皮,按住了朱一龙为非作歹的脑袋。


 


“不知道你在不安些什么...只是杀青,又不是分手。”


 


朱一龙笑了,轻轻说了声没有。


 


白宇凑近他耳边小声念叨:我都这么稀罕你了,你还这么小气。


 


男人说了声睡吧,用毯子将蜷成一团的小孩擦干放到了床上,又将他放进了自己臂弯里。


 


你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好。你会发光、会吸引所有人的眼球,他们迟早会对你抱有非分之想;而我要在他们为非作歹之前,昭告所有人,你到底属于谁。


 


你杀不了青了。


 


你天真、烂漫、真诚、可爱。这都是你的罪过,活该你一辈子被我绑在身边。


 


对于想要的我会越来越坚定,尤其是你。


 


4.


 


朱一龙是有些焦虑的。


 


两个人大火之后便各自忙了起来。片约不断、代言不停,作为演员有知名度当然是好事,但过于繁忙显然也很不利于个人生活与感情。


 


两个人尽量挤出时间见面。白宇顾忌着粉丝和工作室,五次三番地告诫朱一龙低调、低调,只可惜他男朋友从来就不是个乖巧听话的性子。


 


白宇:下次不要戴项链拍写真了。他们都在说。


 


朱一龙笑着亲吻他,表示自己并不在意别人怎么想。


 


白宇叹了口气。其实其他的都是假的,大名鼎鼎的朱老师从来都不惯着他,都是他无条件放纵朱老师罢了。


 


镇魂播出后两个人都名气暴涨。朱一龙不在意自己的人气,但却会对他人对白宇的看法耿耿于怀,有人说白宇耍心机他便生气,看到白宇那一溜儿男粉对他各种臆想心里便更气闷。


 


他不太喜欢现在这种和白宇分隔千里的生活、也不喜欢白宇被其他不相干的人觊觎。


 


他在瑞士时总想着白宇,便摸出了那枚戒指戴上。白宇总说不知道送他什么好,只好努力把自己身边值钱的玩意儿一股脑儿推给朱一龙。


 


毕竟他真不是那种爱花钱的人。


 


朱一龙在瑞士的酒店里和白宇通话,小孩笑眯眯地说自己要给他一个惊喜;朱老师转头望向窗外的路灯,轻轻道,瑞士很美,但是我想你在这里。


 


我看什么都像你。月亮像你、星星像你、窗外白亮透明、温柔冷清的光也像你。全世界都让我想起你。


 


敲门声猝不及防地响起。


 


朱一龙一边说要去开门,一边握紧了手机不舍得放下。


 


门外的人戴着黑色的渔夫帽,头发乱糟糟地压成了一团,眉眼弯弯地叫了声“哥哥,打劫”。


 


朱一龙一把扛起了他。


 


白宇在他肩上叹了口气,对自己男朋友这种举铁80kg的能力表示了不屑一顾。


 


两个人窝在床上聊天,互相拥抱着不撒手。白宇好不容易来一趟,朱一龙更不想将时间浪费在工作上,便通知了助理,说自己要花两天在瑞士旅游,工作什么的,能延后就延后吧。


 


白宇屈起了指关节,敲了敲朱一龙中指上的戒指,问他喜不喜欢这个惊喜。


 


朱一龙说,喜欢的要命。


 


小孩便歪了脑袋道,那你得答应我件事儿。


 


他清了清嗓子,说,我生日那天,你不许有什么骚操作。


 


朱一龙别过了脑袋不想理他。


 


白宇往他身上爬,60kg的体重对朱老师来说毫无压迫力。朱一龙握住他的手腕,翻身将小孩压到身下,打算和他好好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我知道你是替我考虑,可我真的不在意别人说什么。”


 


“本来我们就有很多很多事情不能做了,我甚至不能和你光明正大地牵手。”


 


“我只要这一点点,其他的都无所谓。”


 


“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我不仅不想和你分开、也不想我们被割裂成两个个体。”


 


“沈巍和赵云澜生来就要在一起的。我想让他们知道,朱一龙和白宇就是捆在了一起。哪怕表面没有同框、没有交集,这辈子也不可能分开的。”


 


白宇也不再说话了。


 


他闭着眼睛去亲吻自己的爱人,默默握住了朱一龙的中指。


 


戒指本是冰凉,他们的体温却是一致的温暖滚烫。


 


“你最近忙不忙啊。”白宇问道。


 


“你来了,就不忙了。”他的爱人答道。


 


“我是说”,白宇小心翼翼地摸了摸朱一龙掌心的纹路,“你忙归忙,什么时候有空和我结婚?”


 


他们望着对方的眼睛,交换了一个安静的吻。


 


“明天就不忙了。”他说。


 


 


——————————————


结尾出自老电影《心动》中金城武的台词。


“你忙归忙,什么时候有空嫁给我?”


今天也想要你们的评论!

评论
热度(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