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子乖乖

咕咕咕咕咕咕咕💨
我是顾氏!!!✨✨
是居北双担哦🔒🍓✨
最近在食巍澜衍生-罗浮生x罗非你要你磕这对我们就是永远的好朋友👍

【朱白/龙宇】病症梗30题:读心术

纪堂倦倦:

两个聪明人大傻瓜之间的爱情。


——————————————


 


多庆幸,你是我领略万物后,仅存的心动。


 


1.


 


朱一龙不喜社交。


 


而这和他有读心术并不冲突。


 


事实上,如果你能轻易看穿别人内心的话,多多少少会对那些虚与委蛇的人际往来失去兴趣。


 


朱一龙有时觉得这种感觉挺有趣的。他和别人并肩坐着,那人嘴里说着“朱老师真是敬业啊,演技也没得挑”,空气里却幽幽飘着一句不屑的话外音:“啧,还不是万年不红”。


 


朱一龙笑笑,表达了自己对这句虚伪赞赏的感谢。


 


他常常能听见别人心里的小九九。那些短短的词句就如同日本漫画中云朵状对话框里的内容一样,看似可有可无,实际是情节重点。


 


朱一龙不是那种锱铢必较的人。而心里想的和嘴里说的不一样也不算是件多稀奇的事儿,因此他并不太在意那些话外音。


 


不过他也确实不太喜欢,所以能躲则躲了。


 


他遇见白宇的时候,正处于事业的低谷点。


 


其实说不上低谷,毕竟他也没红过。不温不火的拍了好久的戏,他对娱乐圈的利益链也了解不少;然而原本的男主角色被别人直接剥夺,还是让一向冷清的朱老师有点儿郁闷了。


 


他卷卷铺盖就去了镇魂剧组,气氛倒是意外的和谐。上至导演,下至普通的工作人员,都是脸上带笑,也显得比他人多几分真诚。


 


朱一龙舒了口气。


 


带着点小胡子的男人走进来了,有点儿拘谨地向他伸出了手:你好,白宇。


 


朱一龙握住他的手,应道,你好,朱一龙。


 


他仔仔细细地看着白宇,竟然莫名其妙地被他唇边那颗小痣吸引了注意力。


 


他还发着呆呢,就听到了熟悉的话外音。


 


“哇,这人也太高冷了吧。”


 


朱一龙有些忍俊不禁。


 


我哪里高冷了?不过是不知道要如何主动开口罢了。


 


他又转头望了望白宇那点儿胡茬,却被他弯弯的眉眼和流氓兔一样的笑容闪花了眼。


 


这人,到底多大啊。


 


2.


 


朱一龙难以想象自己竟然比白宇还大了两岁。


 


不过白宇显然很高兴这一点,整天“龙哥龙哥”地叫个不停。助理说宇哥你应该叫朱老师,人家可是拍戏的前辈了。白宇就仰着脑袋说,那怎么行呢,龙哥这么年轻,叫老师不是把他喊老了嘛。


 


朱一龙在一边笑着不说话,就听道空气中飘来一句话外音:我龙哥,真好看。


 


朱一龙想,龙哥就龙哥,还非得加个前缀。


 


他心里嫌弃着,脸上的笑却是压也压不住了。


 


白宇叫嚣着让助理帮他拿瓶AD钙来喝,助理说你最近胃又不好,还是少喝冷的。他便歪了歪脑袋,转身对化妆师撒起了娇,说要喝他杯子里的奶茶。


 


化妆师比白宇还小几岁,却也架不住他一个劲儿地恳求,最后也只能直截了当地把杯子递给了白宇,转身继续收拾他的化妆包去了。


 


朱一龙在一边假装翻阅剧本,就听到白宇脑袋边冒出了一句小声的嘀咕。


 


“幸亏龙哥没看见,不然他肯定又要嫌弃我幼稚。”


 


朱一龙一下就憋不住笑了。他站起身准备去揉白宇的脑袋,却发现他鬓边沾了些灰尘,便小心翼翼地给他清理起来;小孩动也不敢动,只是耳朵连带着后脖颈都泛起了淡淡的红色。


 


朱一龙突然什么也听不见了,视觉取代了其他感官,在他的心脏上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征伐。白宇的眉骨、唇角、鼻尖,以及他骨节分明的指节和手腕,一切都变得具象化,带上了莫名诱人的意味。


 


他的耳边没有任何画外音,因为他只听得见两个人的心跳声了。


 


怦怦、怦怦。


 


自己的、和白宇的。


 


3.


 


其实绝大多数时候朱一龙是听不到白宇的心声的。


 


这倒不是说朱一龙的特异功能失灵了,而是白宇实在是个过于实诚的人了。


 


没有画外音,那就意味着他说的和他想的完全一致。


 


白宇一向很会处理人际关系,该做的都能做到,但也不会在工作问题上马虎。他对导演说“导演我觉得这个情节要改改!”,那就是他真的觉得这个地方得改;他对助理小妹说“今天的妆有点好看”,那他就是在真心夸奖;他对别人说“我觉得龙哥全世界第一帅”,那就是他真的对朱一龙满心喜爱与崇拜。


 


不真诚是危险的,太过真诚则是致命的。


 


朱一龙知道,白宇的一腔真诚,对他自己和别人,都是砒霜蜜糖。


 


令人甘之如殆,又暗藏危机。


 


朱一龙知道自己的心开始偏离了,原本的轨道逐渐坍塌,他经历漫长旅途,唯一的目的地就是那人的心。


 


他开始想更多地了解白宇,想通过那些机械的画外音里的蛛丝马迹感知到不一样的白宇;可就像白宇自己说的那样:“我就是大家看到的这样子啊”。


 


这让朱一龙快乐又不满足。


 


他爱的人真诚、热忱,对人对事都真心以待;而他过于真实,又让朱一龙感受不到自己还能探索些什么。


 


白宇是广袤宇宙,而朱一龙偏偏徘徊在神秘之外,只能和其他人一样远远观望。


 


朱一龙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他有多么希望自己能出现在白宇的关心范畴内。


 


他的占有欲凸显出来,希望自己能拥有比别人更多的白宇。他的心神不安起伏不定,说到底,是因为没有资格占有,才不安。


 


面对喜欢的人,什么想法都是藏不住的。


 


朱一龙知道自己做的可能是有些过分了,但他并不想压抑自己的欲望。他要去触碰白宇的头发与眉眼;要包揽他的早饭、他的日常生活;要在他周身画上一个圈,将小孩牢牢全在自己的领地内。


 


明明朱一龙是那个有读心术的人,他却觉得白宇才是魔法的掌控者。他轻轻松松就掐住了朱一龙的命门,让他的呼吸与脉搏都受到了控制,随着白宇的一举一动而变化。


 


全世界都看得出朱一龙对白宇的心思了,却只有傻小孩本人每天叫嚣着“我和龙哥是超级好的朋友!”


 


并且没有画外音。


 


朱一龙甚至希望白宇也能读心,这样他就不必在渴望里苦苦挣扎,纠结于自己是该再进一步还是原地待命,等待自己的救世主给他一个判决。


 


4.


 


白宇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学会了一项技能。


 


他好像是能听见朱一龙心里的声音了。


 


没有别人,只有朱一龙。


 


甚至一开始他什么也听不见的。他和朱一龙是全时间公认的“社会主义好兄弟”,两个人整天黏在一起打打闹闹,谁也没觉得有什么。


 


直到某天早上他和朱一龙一起吃早餐,他正埋着脑袋呼噜呼噜喝汤时,竟然听到对面传来一句“小白唇边有汤,好可爱”。


 


白宇瞬间僵住了,抬起头去看朱一龙,他却是神色如常,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白宇只好拿过了纸巾开始擦嘴,结果又听到一句“好笨,真想帮他擦”。


 


白宇差点儿掀翻了桌子。


 


自此之后,他几乎每时每刻都能听到朱一龙心里的碎碎念了。什么“他又对别人撒娇”、“胃不好还总是吃冷的”、“这件外套他穿着真的很好看”,几乎每天都会出现。白宇努力说服自己这是自己和朱一龙关系好的证明,却在听到那句“小白好可爱好想亲亲他”之后再也不能自欺欺人了。


 


他想,我的好兄弟想和我谈恋爱怎么办?


 


他转过头去看朱老师,他低头翻着剧本,心里碎碎念着对沈巍的理解和对部分情节的吐槽,眉眼处都是温柔与热爱。


 


朱一龙恰好抬头,便笑着对白宇说,老白,一起去吃晚饭吗?


 


白宇想,他在心里可从来不喊我老白的。


 


于是他站起了身,而朱老师还坐在靠椅上;白宇望着他的发顶,突然笑出了声。


 


“龙哥,别叫老白了,我才二十八呢。”


 


朱一龙有些疑惑地看向他。


 


白宇想到那天,他们一起拍完“黑袍哥哥慢走”的那场戏之后,朱一龙心里疯狂叫嚣的“他要是也能管我叫哥哥就好了”。


 


于是他弯下腰,凑近了朱一龙的耳边说:“叫小白吧,哥哥。”


 


这时晚风恰好吹来,而白宇依旧维持着弯腰的姿势,没有移动。


 


他感到有个人在他耳边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感情是一场博弈,谁都无法幸免。这世间无数种人,也有无数种爱;无一例外地会有两个结局,爱不到或在一起。


 


好在他们都赢了。


 


 


 


彩蛋:


 


白宇转头对朱一龙说,如果什么都知道的话,那我俩在一起多没意思啊,我们俩对彼此太了解了,就一点神秘感也没有了。


 


他的爱人笑了,温柔地亲了亲他的侧脸。


 


你不知道,你我之间除去爱情,还有漫长余生可以细讲。


 


 


 


——————————


最近真的超忙。但我还是更新了。


你们真的不夸夸我吗哈哈哈


病症梗正式进入倒计时了嘻嘻

评论
热度(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