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子乖乖

咕咕咕咕咕咕咕💨
我是顾氏!!!✨✨
是居北双担哦🔒🍓✨
最近在食巍澜衍生-罗浮生x罗非你要你磕这对我们就是永远的好朋友👍

【朱白/龙宇】病症梗30题:人群恐惧症

纪堂倦倦:

送给南瓜头老师 @✨南瓜头不秃✨ 
感谢她送我的超可爱的钥匙扣!


本篇灵感来自她的画:出逃王子居x小记者北


沙雕是真的,甜也是真的。


————————————————


如果不定数的未来会让人不安,不如就承诺当下:此时此刻,我很爱你。


1.


朱一龙总能听到另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呢喃。


“你不该生活在这里,你不属于这样的环境。你不是个不学无术的人,或是生长在温室里脆弱娇嫩的花朵;你读过很多书、看过许多文字里的人情冷暖,你该离开这里,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他在窗边读书,额前的发被风吹起,和那些丝绸制的窗帘桌布一样轻缓地扬起又落下。他刚读到北岛的诗,便盯着那句“我的肩上是风,风上是闪烁的星群”出了神;朱一龙默默抬头环顾四周,静谧的房间里环绕着金色的阳光,美好得不太真实。


“这不应当。”那个声音又开始低声絮语,“你看看这静止的一切,多么无趣,宛如一潭死水。你想要过书中那种行云流水、四季分明的生活吗?那你必须离开,你瞧瞧眼下这四方方的房间,风和星星都被这安静吞噬了。”


可他还是有些犹豫。一走了之是不负责任的行为,邻国的公主拉着他的衣袖说要他陪同去骑马,他虽然不太情愿,可还是应下了。若他这时离开了,母亲会多么懊恼、多么愤怒呢?而且、而且外面有许许多多的陌生人,吵吵嚷嚷地挤在一起,多么尴尬。


“瞧瞧你的优柔寡断。”


他有些愤怒地想要否认,告诉那个喋喋不休的声音自己并非是个懦弱的胆小鬼。


那个声音不再说话了,只是嗤笑了一声,以示自己完全不屑于小王子的情绪起伏。


这时突兀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女佣柔声说王后要与那公主一起去后花园里喝茶,暂时不会回来。


“王子要同去吗?”


朱一龙望了望桌上的报纸,硕大的“邻国公主前来拜访,政治联姻是否应该继续”标题下是密密麻麻的小字,张牙舞爪地宣告自己的存在;纸页底部是一块儿小小的豆腐块文章,声情并茂地描述了城中心甜品店最新的那款甜点,这种名叫ice-cream神奇美食一经出现就风靡了全城,收获了人们的交口称赞。


“怎么,你真的不想尝尝吗?”那个低沉的声音说道,隐隐带着笑意。


他抬起头,温柔地对着门外回答道,不去了。让母亲和那位可爱的公主尽情享受时光吧。


小王子想拥有一场冒险。


朱一龙走得十分匆忙,也没有深思自己是否该带上些什么东西。他本想骑马快走,以免会有人追上来,然而想着骑马过于招摇,便简简单单地披上了一件卡其色风衣,迎着微凉的春风穿过了金碧辉煌的大厅和悠长精致的走廊。


室内的脚步声逐渐远去,一切重归沉寂。桌上那张报纸缓缓飘落到地上,那篇短短的报道冰淇淋的文章边有一个简简单单的署名。


白宇。


2.


朱一龙站在人声鼎沸的城市中央,有些犯难地坐在了花台边。


他到底为什么要出门呢?


他真的很不喜欢人群,甚至称得上害怕——这并不代表他是个懦夫——他只是更喜欢独处罢了。小时候父亲带他离开宫殿、前往城镇体验生活,他望着周围川流不息的人潮,有些害怕地握紧了父亲的手,却还是没能躲掉走丢的命运。


年仅五岁的他一个人在城里转了许久,不仅没有找到护卫队,更是偏离了原来的方向。而六七年未曾下雪的罗马竟是突然飘了雪,人们纷纷走上街头打雪仗、堆雪人。小小的朱一龙躲在一边,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


他冻了一夜。


其实人们应该是能发现他的。然而慌慌张张的小王子穿着白色的锦裘,小心翼翼地缩在街角,完全隐藏在了一片白雪皑皑之中。


他第二天便发起了烧,脸蛋通红地晕在街边,终于被路过的好心人发现、送去看了医生。之后皇家护卫队姗姗来迟,人们才知道这个眉眼清秀的小孩子就是他们的小王子。


小王子此后便不爱说话了,也不喜欢与人交往。人多时他总是手足无措的,恨不得找条儿地缝儿钻下去才好。


于是长大成人的朱一龙冒冒失失地离开了宫殿,打算来一次冒险,却依旧在人群里迷失了方向。


来来往往的人们总对他投去目光,惹得小王子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人们并无恶意,只是他这样一个年轻英俊的青年在花台边驻足,着实是一副优雅的画面,勾得人们只想多看几眼。


朱一龙望着街边的小车。胡须长长的老头儿大声叫卖着“ice-cream”,吸引了周遭人群的注意。


他很想试试这被人写上了报纸的甜品,可是又不敢挤过人群上前购买,只好站在了不远处眼巴巴地看着。


然后他又想起,自己身无分文,什么也买不了。


罗马的下午总是让人变得慵懒。人潮渐渐散去,人们回到家中,将躺椅搬到阳光下,便能将这一个下午迷蒙自在地度过了。


朱一龙犹豫了许久,还是想讨一个冰淇淋。


他有些紧张地表示自己过两天就会补上这笔钱的;那老人却笑了,说一个冰淇淋也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便送你一个好啦。


他正对着那五颜六色的口味拿不定主意,旁边却突然伸出一只手,将钱拍在了老人的车板上。


“我替他买啦!您可别总这么大方,我帮您打出去的招牌就被您这样随便送人,多不好!”


朱一龙转头望去,那个年轻人眉眼弯弯地笑着,唇上一点点胡须俏皮地抖动着,像是有自己的想法似的。


朱一龙听到脑海里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


他好可爱。


年纪轻轻的王子莫名其妙地想起普希金的语句:“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而思索之后,还是这样说。


老人对那年轻人摸摸胡子说,大记者特地写文章报道我的冰淇淋,我可不敢再收你的钱了。


青年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了句“您可别管我叫大记者,我可担不起”,然后便指着那木桶里的凉丝丝的膏体,开始思索拿哪个口味的比较好。


他这时终于感受到了身侧那火热的目光,便转头去看朱一龙,然后大惊小怪地叫着:我一定要帮他付钱!这位先生未免帅气得过分了!


老人呵呵地笑起来,朱一龙却不敢说话,只是在他的调侃下红了耳朵。


青年并未在意他的紧张,只是伸出了手说,你好,我是白宇。


而朱一龙握住了他的手,轻轻回道,你好,我是朱一龙。


3.


小记者白宇是个话痨。


朱一龙几乎不需要说什么话来缓和气氛,因为白宇实在是个很会照顾别人的家伙。他叽里呱啦地为朱一龙介绍冰淇淋,并替他做了决定,邀请迷茫的朱一龙尝试一个椰子加芒果口味的。


王子没吃过这凉丝丝的甜品,一入口便彻底成为了这种美食的俘虏。


白宇笑得见眉不见眼,说希望有更多人看到自己的报道,让更多人来罗马城尝尝这精彩绝伦的甜品。


朱一龙终于将注意力从那两个冰淇淋球上移开了,他问白宇:那篇有关冰淇淋的小文章,是你写的吗?我就是因为那篇文章才想要吃冰淇淋的。


白宇一下子骄傲了,扬起了脑袋说,对呀!我写的是不是很吸引人!


他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望着朱一龙,像是等待喂食的小动物一样等待夸奖;王子口里还含着冰凉的甜点,耳朵和心口却因为小记者那懵懵懂懂的眼神而燃起了一把火,顷刻间便烧出了一片漫山遍野的喜欢。


于是他微微低了头说,嗯,写的很好。


小记者开心了,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那支冰淇淋;朱一龙盯着他唇边那一小截生动的艳红色,只觉得怀里揣了只兔子,蹦蹦跳跳的怎么也按不住了。


白宇并未注他的紧张,又开始絮絮叨叨:我那篇文章本来写的很长,应该登上头条的;却因为讨厌的邻国公主和本国王子而不得不删减,最后只能占一个很小版面。


朱一龙僵在了原地。


他有些试探地问,王子那么讨厌吗?


小记者重重地点了点头。


满心欢喜的小王子低下了头,为自己不分青红皂白就被讨厌而感到委屈。


4.


白宇对自己请了本国王子吃冰淇淋而感到震惊。


朱一龙老老实实地坦白了自己的身份,因为他实在不知道如何能在瞒着白宇的同时,顺利回答他的各种问题。


你从哪儿来?你父母是不是长得也超好看?你最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运动?


光是第一个问题,朱一龙就招架不住了。


他只好承认自己就是那个“非常讨厌的本国王子”。


白宇反倒不好意思了,急忙表示自己一点也不讨厌他,顺带还嘴甜地夸了一通朱一龙,声称他是“全世界最帅的王子”。


朱一龙有些好笑得摇了摇头。


你见过几个王子呢?你的世界有多大呢?


他知道自己的心境出现了问题。他一直是孤独的、自我封闭的。他不喜欢人群,不喜欢交流,只喜欢和自己脑海里那个出现的毫无道理的声音倾诉内心;而那个吵吵闹闹陪伴他度过十几年的声音最近越来越少出现了。


原因很简单,他的世界里出现了白宇。


白宇是个很特别的人。他明明自己是个话痨,却能一直鼓励朱一龙、让他多说些话;他总说自己不够优秀、文章没机会上头条,却又在朱一龙面前撒娇卖萌想求一句夸奖;他常常对朱一龙说些类似“你是王子我不能不尊敬你”的话,却又能黏在他身边一声一声地叫哥哥。


白宇很喜欢叫他哥哥。按小记者的话来说,“我不就是想攀你的高枝嘛”。


朱一龙想,那你为什么不肯和我回皇宫去呢?


小记者带他在罗马城里转了很久,各类美食都一一品尝、各色风景也都一一看过。可他们不约而同地不觉得腻味,在城中心的花台边望着喷泉、舔着冰淇淋、沐浴着阳光便能消磨一整个下午。


很多时候,两个人在一起,也是无聊的。但两个人的无聊跟一个人的无聊是不同的,两个人是制造记忆,一个人是重复生活。


朱一龙知道,自己再不想回到那日复一日的空洞里去了。


朱一龙依旧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可白宇很会安抚他。每当朱一龙对周围的人来人往感到不安时,他一定会拍拍朱一龙的手臂,再凑近他的耳边说上两个笑话,好转移他的注意力。


每到这时小王子就会全身僵硬,却又不舍得耳边那一缕温热的呼吸。


白宇歪着脑袋问,哥哥,皇宫里好玩儿吗?


朱一龙想,不好玩。那里没有你,一点也不好玩。


但他犹豫了几秒,还是轻轻问道,你想看看皇宫吗?


小记者有些疑惑地看向他。


“我是说——如果、只是如果——你想去看看的话,我当然可以带你......”


白宇飞快地将朱一龙手里的冰淇淋推到了他嘴里。


“我不想去皇宫!一点也不想!你要是想走了、想回家了,那就回去好了,反正还有个漂亮的公主等着你呢!”


小记者似乎将自己对王子和公主的讨厌完完全全转嫁到了无辜的公主身上,每每提及都是一副气哼哼的样子,挥着拳头的样子像只小仓鼠。


小王子只好默默低下了头。


他还是...还是不愿意和我回家。


5.


白宇发现朱一龙好像很喜欢蹭蹭他。


他想,王子难道是这样的吗?在那些童话故事带给他的认知里,王子应当是那种会举着宝剑和恶龙搏斗、并将公主一把抱起带回城堡里的形象。


朱一龙一点也不像,反倒是有些黏人。


他做什么总要扯着白宇一起。起先白宇还以为是在深宫里呆惯了的小王子不善社交,后来某次他去报社交稿,出门时发现朱一龙竟然与路边卖报的小男孩谈笑风生,一副知心大哥哥的样子。


小记者心里莫名其妙地就不高兴了,小王子却不知道要怎么哄他,只是默默跟在他身后,不错眼珠地盯着他的背影。


白宇过了会儿便觉得自己实在无理取闹,便叹了口气,拉着朱一龙去吃冰淇淋,也不想再问他为什么要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能力不足、无法解决问题的样子。


他问朱一龙,你平时有什么爱好吗?


小王子说,看书吧,要么就骑马。


白宇一下子来了兴致,问道,你平时难道都是骑马吗?


朱一龙点了点头。


小记者说,今天带你玩个不一样的东西。


于是他推来了一辆自行车。


朱一龙是见过自行车的,但是他没骑过。原因很简单,皇室的人们还是更欣赏骑马这种“高贵”的运动。


于是他坐上了后座,任由小记者带着他一路狂奔。


午后的罗马城很安静,路边行人也不多。青石板路并非严丝合缝地彼此契合在一起,当车轮碾过那些石板的时候,它们就会微微颤抖着翘起一角,像是想脱离大地、远离过于死板的现实。


小王子很轻很轻地扶上了小记者的腰。


朱一龙一直很喜欢白宇的腰肢。皇室的姑娘们会为了身材倾尽全力,不仅严格控制吃食,更要在腰上缠上一圈又一圈的束带,恨不得将自己活活勒死才好。


白宇从不会这样。他喜欢甜点、喜欢宽大柔软的衣服。明明那并不是丝绸一类的名贵布料,他却穿出了一种一样的潇洒与自在。而他的腰、他的身体,在那些被风吹起的布料的遮掩下,总会渗透出一种别样的、傲然的生命力。


他是个干净的、透明的存在。小王子却在他们的点点相处中,对纯白的小记者无法抑制地带上了一些难以言说的羞耻欲望。


他无法否认,他就是这样卑劣。


他不是童话故事里正义勇敢的王子,他只想圈养这一朵玫瑰花罢了。


他的思绪逐渐游离。午后的阳光晒得他晕晕乎乎,脸颊边的清风也带上了甜香,令人昏昏欲睡。小王子忘记了自己长久以来的小心翼翼和步步为营,他想离自己的小记者近一点、再近一点。


于是他轻轻吻上了那人透亮柔软的耳朵。


小记者显然吓坏了。一下子便撒开了车把,两个人正在下坡路上,这下便不可避免地摔飞了出去。朱一龙手疾眼快地揽住白宇的腰,牢牢地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他。


白宇想,这人看着文文弱弱的样子,怎么劲儿这么大。


两个人趴在石板路上,造型及其狼狈。


朱一龙想,我不能再拖下去了,我必须告诉他。我有多么、多么喜欢他。


于是他望着自己怀里的白宇,慢慢坐起了身、又清了清嗓子。


这时周围的人都涌了过来,目光中多多少少带了些疑惑的意味。小王子在这尴尬的境地下变得慌张,对人群的恐惧占据了他的脑海,那些黏黏糊糊的表白话语也说不出来了。朱一龙低下了头、又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努力隔绝那些嘈杂声。他只想尽快逃离。


白宇却握住了他的手,在他耳边一声声地念着“哥哥别怕”。


他忽然有了勇气。


朱一龙只觉得自己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了,他的心脏叫嚣着喜爱,嘴里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十分的真心,却占了七分的拧巴;仅剩三分的表达偏偏还不恰逢时机。


朱一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周围也安静下来,就像电影院里的人们总在最后关头屏住呼吸、等待一个圆满结局。


他的小记者轻轻抱住了他。


白宇将毛茸茸的脑袋埋在了他的脖颈里,慢慢说道,“法国文学里写到过小王子驯养狐狸的故事。我很难过我不是那种可爱的小狐狸、也不能打造一个专属于小王子的星球。


“但我真的很喜欢你。”他突然抬起了头,“非常喜欢你。”


朱一龙笑了。


“我从来都不是故事里那些英勇无双的王子。我很普通、很平凡。而你就是我独一无二的玫瑰花。你没有给我一个星球,带你给了我一座饱含爱意的罗马城。”


他们在人群的欢呼声中交换了一个吻。


这时有快门声响起,将时间定格在了黑白胶片里。分明的颗粒感使他们的轮廓深邃又迷人,分明是一对永恒的爱侣。


那是一个圆梦的过程。


 


 


————————————


最后两句由朱老师的写真集修改得来。


病症梗且看且珍惜啦要完结啦。


今天也要记得夸我!

评论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