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子乖乖

咕咕咕咕咕咕咕💨
我是顾氏!!!✨✨
是居北双担哦🔒🍓✨
最近在食巍澜衍生-罗浮生x罗非你要你磕这对我们就是永远的好朋友👍

【朱白】明天见

纪堂倦倦:

甜的。一发完。




每个朱一龙都会拥有自己的专属小白。




——————————————————





有没有人曾顶着自己生活的一团乱麻去轻轻拥抱你?




1.




今天也不是顺利的一天。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却想起自己所住的地方似乎并不能称呼为“家”。




房间里乱糟糟一片。翻的褶皱的书和泡面盒子堆在一起,散发出一股奇怪的气味。窗户是背阴的,因此无论何时屋内都照不进阳光;只有手动打开取暖器,才能收获一星半点微不足道的温暖。




朱一龙站在门口,怔怔望着屋内一片清冷,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默默开始收拾起来。




他也想换一间好点儿的房子,可是确实囊中羞涩。即便每个月都没日没夜地加班,他也很难在养活自己的同时支付高昂的房租。




要不还是再换一间房子吧。他想,再便宜一点儿的,这样就能少加点儿班了。




他第二天便去了中介。推门时听到门廊边传来清脆的风铃响声,让人心里莫名一阵安心。




办公桌边没人。朱一龙环顾四周,便微微提高了声音问道,“有人在吗?”




“来了来了!笔和纸在桌上,先填个表格!”




干净清朗的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朱一龙便按指示坐下,认认真真写起了字。




他填完表后便抬起了头,刚刚声音的主人不知何时已来到了他身边。




瘦高的男人穿着宽大的白T和清爽的黑色短裤,和朱一龙一身的西装革履放在一起真是格格不入。




“我想找间屋子”,朱一龙有些拘谨地说,“不要太贵的……位置好点儿,但主要还是便宜点儿吧。”




他说完才觉得自己当真是语无伦次、逻辑不清,这中介老板一定在心里笑我呢。




那小哥并未在心里嘲笑,反倒是直接扬起了脖颈,坦率自在地大笑出声。




他低头看了看朱一龙的表格,笑着道,“朱……朱先生是吧?您这么找房子可不好,换个暴脾气的老板,肯定不想搭理你了。”




“抱歉。”




“没事的。”小哥说,“您叫我白宇就好。”




“……白先生。”




白宇又笑弯了眉眼,坐到办公桌对面打开了电脑,开始替朱一龙找起了房子。




白宇啪啪啪地敲击着键盘,絮絮叨叨地给了朱一龙几个选择。可是无一例外地,这些房子不是位置不好,就是价格偏贵。




朱一龙有些无奈地长出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的要求确实有些苛刻了,毕竟位置和价格都合适的房子确实不好找,换了别人怕是要直接把自己轰出中介才好。




他看着对面专心的白宇,心里竟然产生了一种歉意。




已经晚上六点了。窗外的路灯逐个亮起,呼唤着在外奔波的人们尽快归家。而雪白墙面上的挂牌清清楚楚地标注了上班时间:下午2:00-5:30。




“那个”,朱一龙说道,“抱歉耽误你这么久,我知道你应该已经下班了才对。”




“没事啊,”白宇又笑了,“咱们都是打工仔嘛,准点下班什么的都是浮云,一百年才能遇上一回吧。”




他言辞恳切,笑容又格外开朗,实在是让人挪不开眼。




“不用麻烦了”,朱一龙说,“我过几天有空再过来一趟好了。”




“好的。”白宇点点头,“你放心,我这几天也会帮你留意的,一有合适的机会我就给你打电话。”




朱一龙感激地笑了笑。




“您笑起来真的非常好看”,白宇故意夸张地瞪大了眼,“您真得多笑笑。这么好看,小姑娘肯定前仆后继地来找您谈恋爱。”




他这故作夸张的表情实在有趣。明明是调侃的话,朱一龙却并未觉得被冒犯,反倒觉得对面的年轻人像只张牙舞爪的小猫似的可爱。




“你看看我这样子,哪有钱养女朋友啊。”




两个人面对面看着,不约而同地大笑出声。




2.




朱一龙看着白宇收拾完了办公室,又帮他拉上了卷闸门。




“真的谢谢您啊朱先生!”白宇拍了拍手上的灰,“这卷闸门我每次都拉不动,还总弄的自己一身灰……您是不是经常健身?”




“没、没有啊”,朱一龙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只是跑步上班。”




白宇又笑了。




“对啊,本来就没钱买车了,地铁又挤又闷,还是跑步比较好,又能锻炼身体。”




他说的都是事实,算得上是过于坦诚的大实话了。而朱一龙只是在一边点着头,甚至不敢抬头去看白宇的笑眼。




他心脏砰砰的跳着,像是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




两个人肩并肩走着,一时竟陷入了沉默。




说点儿什么!朱一龙在心里想着,随便说点儿什么。只要开口就好了,只要别让白宇觉得自己很无趣就好了。




他心里着急了,仿佛身边的人是一缕青烟,他一个不注意,那人就会被风吹走。




“要一起吃晚饭吗?”白宇却突然开了口。




“好、好啊。”朱一龙几乎是立刻就回答了。




接下来的一切顺理成章。白宇带着朱一龙去了一家大排档,价格合适、味道合适,一切都很合适。




两个人面对面落了座。白宇飞快地拿过纸巾,替朱一龙将他那边儿的桌子擦得干干净净,嘴里还念叨着“你这一身的西装可不能弄脏了”。




他对自己倒是不甚在意的,笑嘻嘻地表示自己的T恤不过9.9元一件,弄脏了也没什么关系;吃面的时候呼噜噜地挑出了牛肉吃掉,将青椒全部丢掉了一边。




朱一龙想,多大人了,怎么还挑食呢。




他说归说,却默默夹了一块自己碗里的肉放到了白宇碗里。




他做完这个动作才觉得自己实在有些越矩了。明明两个人才认识不过几个小时,他却做出了如此亲密的举动。




他只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他拥有的太少了,却想一股脑儿全都送给他。




他满心的忐忑,生怕白宇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




可是白宇乖巧得过分。他飞快地吞掉那块肉,抬起头来弯着眼睛,叫了一声“谢谢龙哥”。




“我猜你应该比我大吧……可以叫龙哥吗?”




白宇实在太聪明了。朱一龙想,叫都叫完了,还来征求他的意见,非得搅得他的心湖惊涛骇浪才罢休。




“嗯,你刚刚说你是90的,我比你大两岁。”




白宇得了便宜还卖乖。他将自己碗里的青椒偷偷挪到了朱一龙碗里,还做出一副“我俩物物交换无比公平”的样子来。




朱一龙没说话,只是将那点儿绿色的东西吃得干干净净。




两个人吃完了饭,出了面馆便要各回各家了。




“龙哥再见啦!”白宇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留意的!”




朱一龙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要怎么开口呢?他满腔的话想说倾吐,却和房子全无关系。他想告诉白宇他的白T上沾了红色的油花;他想告诉他你不必帮我留意,自己工作就好了;他想告诉白宇自己有多么喜欢他的笑容、他的眉眼、他的一举一动;他想告诉他下回要吃点儿青椒别总那么挑食。




或者你不吃,我替你吃。




他想帮他把脑袋顶上那一缕翘起来的头发抚平,却又没有资格伸手。




“我明天有空再去中介找你吧。”朱一龙说。




白宇显得很惊喜,一下往前跨了一步、靠近了朱一龙。




“那……那你有空就来!我还知道一家很好吃的大排档!可以再一起去!”




“明天见啦龙哥!”




朱一龙望着小孩在昏黄的路灯下转身离去,走着走着还跳了一跳,像个幼儿园小朋友。




他想,真好,原来我们可以明天见。




他的脑海里一片五颜六色,像是在满天星光下,一簇接一簇的烟花在空中相继炸开,绚烂耀眼得让人忘记了一切。




朱一龙回到自己狭小的公寓里,空气依旧是冰冷的,被窝里也潮湿得很;可他突然不再疲倦了,陷入睡眠时脸上还带着笑意。




他的梦里升起一轮橘黄色的太阳。温暖、耀眼,象征着充满希望的未来。




3.




两个人便常常一起吃饭。




白宇絮絮叨叨地表示朱一龙需要的房子真的很难找,他已经很费心了,但还是没有合适的目标。




朱一龙摆摆手表示没关系。




如果你找到了房子,我还怎么有借口和你一起在路灯下分享街边烧烤呢?




朱一龙的工作开始有了起色。




他做的方案得到了老板的赞赏,在项目成功后,老板给了他一个不小的红包,并许诺下个月就会提拔他、给他涨工资。




朱一龙很开心。




他的好运到来了,而他想将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分享给他的小精灵。




他和白宇约了晚上一起吃饭。朱一龙走过繁华的商业街,却被路边卖花的小女孩吸引了目光。




他买下了一支玫瑰。




他想到《霍乱时期的爱情》里的情节:他写信时突然停下笔,最后看了她一眼,说,“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心上人应当用玫瑰相配。




他在拥挤的地铁里小心保护那支玫瑰,生怕拥挤的人流伤害到他的宝贝。




他到达餐厅时已是夜幕低垂。白宇坐在窗边的位置,远远见着他了,便小熊一样挥起了手。




朱一龙只觉得心都软了。




他将那枝花藏到背后,坐到白宇对面,兴奋地开口道,小白,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而白宇比他更兴奋,挥舞着双手说,龙哥,我的消息比你的好一万倍!




我帮你找到房子了!




那对夫妻要被儿子接去国外了,房子急着处理,价格非常实惠,而且装修也很齐全。我下午去看过了……




白宇还在喋喋不休,朱一龙的心却慢慢冷却了。




他的好运到来了。作为交换,他失去了和心上人每天见面的借口。




他总是顺从世事。随波逐流久了也失去了抗争的欲望,这城市这么大,他只能随着别人一起前进而不能稍做停歇,生怕自己被淹没在着望不到边的人海里。




而他这一刻却变得愤怒。




我一定要失去吗?为什么我不能全都拥有?




他将玫瑰放在桌子上,握住了白宇的手。




小孩呆住了,这才注意到朱一龙复杂的神色。白宇急急问道,龙哥,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




我要说什么呢?表白是件很难的事情,正因为我爱你,所以才难将“我爱你”说出口。我笨拙的言语却恰恰来源于我笨拙真诚的爱。




“花……是送你的。”




“谢谢你帮我找房子。”




“我不知道要怎么说。只是,就算找到房子了,也想和你一起吃饭、一起在广场上喂鸽子、一起看着商业街的霓虹灯发出羡慕又嫉恨的声音,想和你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我什么房子都不想要了。”




“我想和你在一起。”




朱一龙说完便缩回了手,惴惴不安地低下了头。




一双温暖的手托住了他的下巴。




“你怎么那么着急呢?”白宇说,“给你找的新房子,就在我家对门儿。”




“以后不仅可以一起吃早饭,还可以一起走回家。”




“还能在小区里一起跑步、一起去上班。”




“你要是想见我,敲敲墙就好了。”




朱一龙的唇角慢慢扬了起来。




“我就说嘛,你笑起来才好看。”白宇说。




“嗯,你说得对。”朱一龙应道,“以后,都听你的。”




我们明天见、后天见、天天见。






————————————




最近三次元不顺。




希望我也能遇到一颗给我带来好运的小白菜。




想要评论。



评论
热度(348)